百里寻梅等人见海奴彷佛犯难,也领略他之所忧,遵守军规,

探员  2024-03-23 21:04:34  阅读 17 次 评论 0 条
百里寻梅等人见海奴彷佛犯难,也领略他北京市私家侦探之所忧,遵守军规,不管是大汉,还是匈奴,贩卖战马,若被查获,必处逝世刑,海奴之前所为,实则是冒了北京市侦探很大的危害,现在一下要出四匹战马,他是有些游移的。百里寻梅说道:“这样,咱们愿多出一些钱,还请将军可以成全!”这些士兵缺的便是钱了,出价高,自然是自己想要的,他想了想,说道:“好吧!就当是交了一个朋友,我北京市侦探公司便卖几匹给你们,几位,请随我来!”他赞同卖马,四人欢畅极了,他们便随海奴全部来到了东南军营中。此军营不大,乃匈奴一支三流的骑兵营,这里的士兵,人数未几,仅有二百来人,且多是上了年岁的,故而匈奴王庭只让他们给军队喂养战马,他们难有上战场的机会,不过,他们倒是过得逍遥逍遥。海奴是这军营的百夫长,算是二号人物,他来到营前,守门士兵见到,皆是规规矩矩行礼,不敢稍有怠慢,海奴将众人留住等待,终究此地乃军营,闲杂之人,委实不好进去,百里寻梅等四人及屠霖只好站正在那里,潜心等那海奴的新闻。估量半个时刻左右,海奴才参军营中走来,见到五人,暗暗说道:“走,后门取马去!”他果真办成了,几人听候,又是一阵的欢畅,因而紧随着他,暗暗来到了军营的后门,他们走到时,已见两个匈奴士兵牵着四匹彪悍的战马,正立正在那里等待,这二人见海奴到了,说道:“将军,这是您要的工具!”海奴将马绳接了过来,对众人道:“这是你们的脚力,不过这钱……”百里寻梅道:“将军忧虑,之前已和老板咨询,你四匹马要价两锭金,咱们说过,多给你们一些,就付你三锭金吧,将军,不知这个价……”海奴说道:“好!好!就这个数,多谢诸位,这几匹马,就是你们的了!”他将绳索交予周梓涵等,又接过封玉婷给出的三锭黄金,脸上显露了合意的笑容。这下,百里寻梅一行人,有了这些战马,他们早日回到长安,已有了一些保障。百里寻梅等人稍作收拾,便辞别屠霖、海奴,跨上战马,他们沿着商旅行走的线路,朝长安奔来。一路上,除了了做些补给,他们从不经意勾留,他们心中只要一个信念,那便是早日到达长安,给正在病中的班婕妤治病,而且,此事也是刻推绝缓,因四人离京已多时,周梓涵虽说班婕妤可坚持三个月,不过,就怕又出现什么新的变故,此乃人难以预测之事,故他们心系长安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真不愧是匈奴的战马,脚力极好,耐力也好,当四人到达长安时,比预期的还要早了两日,他们四人先到百里府中,再行辩论!若莲等一众奴才听见他们回来,皆到前厅迎接,阿福、常四登时让人端来茶水,让众人解解渴,他们有又让他人下去准备一些吃食,从不敢怠慢。苏息了一阵,百里寻梅对周梓涵等人说道:“今日我想到皇陵中去,也不知娘娘奈何了。”周梓涵道:“自上一次给娘娘用药,到现在已往时一个多月了,按理来说,她必无恙,今日我也去看看她,适值给娘娘复查一遍。”谢思陵道:“云云我也去,或许可以帮上你们的忙呢。”百里寻梅浅笑着说:“谢大哥就正在此地苏息吧,也可和玉婷一起到街面上走走,皇陵那里,我和周大哥去便可以了。”看病救人,谢思陵可说是一窍不通,他去了,也着实帮不了什么,听百里寻梅如是说了,他只好答允。百里寻梅和周梓涵来到皇陵时,已是午时,那些保护适值换班,这对于百里寻梅而言,乃是极好的机会,二人还是正在原来的地方,跃过围墙,进入皇陵之中。很快,二人来到了雅园附近,他们见到彩依适值正在外面清洗衣物,百里寻梅叫道:“姐姐!姐姐!”彩依寻声看去,见是百里寻梅,她立即站起,遍地审查,便朝他们挥手,百里寻梅他们走了往时,彩依道:“寻梅妹妹,你们总算来了,可想逝世你们了!”百里寻梅道:“娘娘奈何了?秋禧呢?”彩依说道:“秋禧正在屋内关照娘娘呢,这几日,娘娘食欲不振,已日渐消减了,也不知娘娘她……”一听班婕妤身有不适,百里寻梅有些急了,她立马拉着周梓涵朝里面走,口中还念道:“周大哥,快走,快走……”看百里寻梅的这些所为,或许她也是心急了,不过可以看出,她对班婕妤切实不错,报恩做到云云,实属难得!这时的班婕妤正躺正在床上静养,一听有人来,她微微睁开了眼,见是百里寻梅,匆忙让秋禧将她扶起,口中说道:“女仆是你吗?你回来了?”好暖心的一句话,百里寻梅冲动得热泪盈眶,久久都说不出话来,她紧握着班婕妤的双手,竟哭出了声来,班婕妤道:“好了好了,本宫不是还好好的嘛,你不必悲伤,你们到雪山回来了?”百里寻梅拭去脸上的泪水,说道:“奴婢回来了,奴婢回来了,娘娘,您还好吗?听彩依姐姐说,您这些天有些食欲不振?是不是觉得哪里不恬逸呀!”班婕妤笑了笑,说道:“莫听彩依这女仆胡说,本宫这不是好好的?倒是你们,这一路可辛苦了!”百里寻梅从怀里取出千年雪莲,说道:“娘娘且看,奴婢们已将神药寻回,娘娘的病有救了……”班婕妤看看这雪莲,说道:“原来这便是千年雪莲,果真与众不同。”百里寻梅对周梓涵说道:“周大哥,此神药要怎样服用?”周梓涵道:“以文火煎药,半个时刻即可服用,娘娘,待小人给您查审查!”班婕妤通晓此人懂得医术,又是百里寻梅的朋友,故而也没有更多的禁忌,她直接伸出玉手,交给周梓涵号脉,她也想将病治好,云云才不至于连累道他人。过了片时,周梓涵说道:“幸好来得实时,娘娘此病,果真出现一些变故,若是再晚三日,或许难以救治了,寻梅,这次真的好险呀!”百里寻梅一听,也以为很幸福,若不是骑着匈奴战马,若不是一路专心南下,或许真的要延误到娘娘的病了,她听周梓涵这样说了,安心了好多。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zpjw.cn/a/5714.html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来自互联网,仅供参考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