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什么!你说什么?咱们叶家,不算是天南市的顶级势力?-

探员  2024-02-12 18:06:47  阅读 12 次 评论 0 条
"什么!你说什么?咱们叶家,不算是北京市侦探公司天南市的北京市调查公司顶级势力?"听到叶秋的北京侦探公司话以后,叶飞尘不由得瞪大了眼睛,一脸震惊和不可置信的神情,满脸震撼的盯着叶秋,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看着叶秋,开口说道。"怎么?岂非不行吗?"叶秋看着叶飞尘,一脸嚣张的看着叶飞尘,不屑的说道。"你......你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是天南市的最强势力?"叶飞尘的表情转移,无比的激烈。"呵呵,咱们怎么不可能是天南市最强势力?"叶秋不屑的看了一眼叶飞尘,冷冷的反诘道。"不可能?绝对不可能,你们不会是这个小院子的主人,也就是说,这个小院子,是你们的?"叶飞尘不甘的看着叶秋,一脸恼恨的说道。"哼!是又怎样?不是又怎样?这个,和你无关系?"听到叶飞尘的话,叶秋不屑的看了他一眼,冷冷的说道。"这......"叶飞尘被叶秋的这句话给噎了一下,不由得不逼真该怎样说起。"好,既然你说不出来了,那么,我也不必多费唇舌了,这里是咱们叶家的一处私宅,这个小院子的主人,我想,我想你也应该逼真这个小院子的主人是谁吧!""叶家,叶秋!叶秋,你竟然是叶家的人?你......你底细想要干什么?为什么要把我给抓了起来,我可是叶家的嫡系继承人啊!你们凭什么这么做?"叶飞尘被叶秋的话给吓坏了。叶秋的身份,对于叶飞尘来说,着实是太重要了,所以,他不由得诧异的瞪大了眼睛,一脸震惊和不敢笃信的神情,盯着叶秋,大声的质问了起来。"呵呵,叶家嫡系继承人?我看,叶家这个嫡系继承人,日夕有一天,会改姓叶的。"听到叶飞尘的话,叶秋脸上满是渺视和讽刺的神情,冷冷的说道。"什么?这是怎么回事儿?这事实是怎么一回事儿,叶飞尘的这个小院子的主人,竟然会是叶家的叶秋?"听到叶秋的话,叶飞尘的脑子嗡的一下,片时便懵了,他的表情苍白,一下子呆立马上,一脸不敢笃信的神情,盯着叶秋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"怎么样?你还不领略吗?叶家的叶秋,就是这个院子的主人。"叶秋冷冷的看着叶飞尘,脸上闪烁着一抹得意的神情,淡淡的说道。"什么!叶家的叶秋,竟然是这个小院子的主人,你们,你们这是正在欺侮人,你们竟然敢正在这里撒泼?"听到叶秋的话,叶飞尘的心中,马上升腾起了一股浓浓的屈辱感。"欺侮人?这个院子里面,就你我两限度,你还好意思说咱们欺侮人,哈哈!我看,这个院子,还是让给你们吧!你们叶家的人,还是急忙滚回家吧!这里不欢送你们叶家的一切人。"叶秋哈哈一声大笑,看着叶飞尘,不屑的说道。"什么!你,你这个鄙俗的小人,竟然这样污蔑咱们叶家的人,我看,你是活腻歪了吧!今日我非得收拾你一番不可!"听到叶秋的话以后,叶飞尘再次爆怒,冲着叶秋,一边大吼大叫着,一边挥舞着拳头,朝着叶秋攻击了过来。"找逝世!"叶秋看到叶飞尘再次朝着自己攻击了过来,不由得冷冷一喝,技巧一抖,一柄匕首,马上从他的腰间滑落到了他的手掌里,然后,正在他的手中微微一旋,马上,一道寒光闪过,一把匕首,便已经到了叶飞尘的脖子上,架住了叶飞尘的脖子。"啊!"叶飞尘见此,不由得惊呼了一声。他没有想到,叶秋竟然这么利害,竟然就手之间,将自己的脖子给上下住了。要逼真,他的修为,可是到达了资质境巅峰,距离地榜第九十七位老手的位置,只差一步罢了,但是就是这一步,却似乎是天堑鸿沟一般,让他望尘莫及。"你这个鄙俗小人,竟然敢这样对待我?哼!"看着叶飞尘的这个动作,叶飞尘的表情,马上变得无比的阴暗了起来,一双眸子里面,足够了怒气,冷冷的看着叶秋,冷冷的说道。"哼!周旋你,用不着用鄙俗两个字,你这个家伙,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,仗着自己有点儿配景,就想要正在都城这块土地上作威作福,我看,你就是活腻味了,竟然想要正在我的面前耀武扬威,我看,你是活得不耐性了吧!既然这样,那么,老子就送你上西天!"叶秋冲着叶飞尘,大声的喝骂了起来。"叶秋,你......"听到叶秋的话,叶飞尘马上愣住了。他没有想到,叶秋竟然敢正在众目睽睽之下,这样说他。而且,他也没有想到,叶秋的胆子,竟然这么的大,竟然,敢这样说他。"哼!怎么了?抗拒气是吗?"看着叶飞尘的这幅样子,叶秋冷冷的看着叶飞尘,鄙视的说道。"哼!不管你是不是叶家的人,但是,你当初是咱们叶家的人,你竟然敢公开杀咱们叶家的嫡系继承人,我看,你是活腻味了吧!"叶飞尘的心中,马上冒出了一团熊熊的火焰来,他觉得,如果自己不将叶秋打败的话,那么,以后的话,恐怕,自己正在叶家的日子,都会无比的不好过,而且,自己这些年以后的努力,也就概括都毁于一旦,甚至,叶家还有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失职,而将自己逐出叶家。叶飞尘想到这里,便觉得一阵的后怕,一脸怨毒的看着叶秋,咬牙切齿,一脸活力的说道。"叶飞尘,你是真的活腻歪了吗?你这个鄙俗小人,还想要跟老子着手,你也不看看你自己,你算个什么工具,你配吗?"看着叶飞尘的这个样子,叶秋不由得哈哈大笑,一脸讽刺的说道。"叶秋,你不要欺人太甚了,我告诉你,今日,就算是拼尽我全部的家族力量,我也不会放过你的,你等着吧!我特定不会让你好过的,你等着吧!"听到叶秋的话,叶飞尘不由得勃然愤怒,一张脸上,布满了残暴的神志,大声的冲着叶秋咆哮了起来。"哦!拼尽你全部的家族力量吗?你觉得,凭你这一张嘴,你能够如何的了我吗?你觉得,你有这样的技能吗?"叶秋听到叶飞尘的话,冷冷一笑,一脸不屑的看着叶飞尘说道。"哼!不管怎么样,你今日,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,否则,我不会放过你的!"叶飞尘一脸残暴的说道,他当初,已经被叶秋的话刺激的不知所措了。他当初的心中,只想着要狠狠的经验叶秋,让他逼真逼真,叶家的森严,推绝挑战,推绝扰乱,更加不能让这样的丑事,传诵出去,否则,他叶飞尘的名望,肯定就全毁了,这件事,一旦被叶家的其他人逼真,那么,不必猜,也逼真,自己会受到怎么样的处分,叶飞尘不想,自己就这样完蛋,更加不能够接纳,自己的名望,就这样完蛋。他的心中,无比的清晰的记得,自己刚才进入叶家的空儿,叶老爷子对自己说的一席话,阿谁空儿,他还是不感到意的,认为,叶老爷子,只不过是正在奖赏他,奖赏他有天赋罢了。但是当初看来,叶秋的话,并没有说错,他叶飞尘简直是个蠢货,一个彻具备底的蠢货,不仅云云,他的心胸,也不够雄伟,竟然连一限度都不能够容忍,更加不能够容忍自己受到别人的欺侮和歧视,更不能够容忍,有一切人,竟然正在自己的眼皮子卑下,肆无忌惮的羞辱自己,而自己,竟然一点儿方式都没有。叶飞尘越想,心中,越是气恼。叶飞尘越是愤恚,脸上的肌肉便抽搐的越发的利害。叶秋看到叶飞尘的样子,冷冷的扫了他一眼,不再理睬叶飞尘,直接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座驾,然后,钻入到车内。"哼!叶飞尘,当初我给你两条路选择,一条路,你乖乖的向我磕头求饶,或,我亲手把你给扔下去喂狗,另外一条路,就像是这样,你跪正在地上,对着我磕一百个响头,并且,向我报歉,然后,你再爬出去,我给你一条出路,怎么样,你想好了没有,是要继续留正在这里,让我把你给扔下去喂狗呢!还是连忙的滚出去,给我赔礼报歉呢?你选择吧!"叶秋冲着坐正在车厢内的叶飞尘说道,声音中,带着一丝的推绝推辞。"你,叶秋,你,你不要欺人太甚了!"听到叶秋的话,叶飞尘的表情,片时变得苍白如纸,一副不可思议的看着叶秋,冲着叶秋大喊,大声的质问着叶秋。"我欺人太甚吗?哈哈,我倒是要看看,谁才是真正的欺人太甚,叶飞尘,你最好商量清晰一点儿,不然,我可不会客气,你逼真的,我这限度,一贯都不欢喜查办规则。我这限度的规则,就是有仇必报,你敢欺侮我,我自然,会十倍,百倍的讨回来,当初,我给你两个选择,第一,你当初就跪下来向我报歉,我可以放过你,第二,你就等着被我扔下去,让全部人都看看你的丑态吧!哈哈,到空儿,看看你叶飞尘,你还拿什么颜面见人!"叶秋冷笑着看着叶飞尘,嚣张的说道。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yzpjw.cn/a/4652.html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来自互联网,仅供参考,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,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